kollua

1234Ⅵ+:

刷泥潭看剧情讨论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


小神父真不是不信任人类才想寻求外力,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觉得他是绝望了对人类不信任了才搞事啊……


“我相信人類,相信他們總有一天能理所當然地到達'那裡'。
但是,在到達之前要損失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遺憾就像積雪一般越積越厚。難道就沒有什麼我能做的事情嗎?”
“奇蹟就近在眼前。
存在著能最大限度地挽救橫亙於人世間的悲哀的可能性。
那是通往總有一天要到達的目的地的捷徑。”

他是相信人类必将有一天会进步到众生平等的,只是觉得“需要通过牺牲才能达成”这种历史规律不合理,他不希望必须这样一步一个血脚印进步,所以才想抄个近道。
阿贞是觉得人类有自己的路走,牺牲是难免的,包括她自己都是必要的牺牲。
小神父是觉得根本上这个牺牲就不合理,包括阿贞都是牺牲品,原文里也有小神父对阿贞感到痛心的描写。
阿贞这人是真的很坚强,虽然东出老太太日常被飞,但能接受自己命运的都是强者,和GOA里知命迈向不可挽回结局的阿尔托莉雅放在一起一看就懂了阿贞价值观是属于这个塑造方向的,所以我一直非常喜欢阿贞(神奇东出要靠脑内厨放挽回)。


而小神父那边看起来一副上帝视角的错觉,根源上却是因为他太过于有人性了,才会对历史发展规律最根本的点不肯赞同。


弱者是消耗品,牺牲者是必要的←他无法接受的是这个过程,而不是其他。


既然第三法就在面前,无论如何都会想去尝试的。至于讲他不给人选择的机会——绊礼装:这是一个少年放弃成为英雄的故事,是在理解了这样的自我主义之后仍不改初心的故事。


他就是这么轴,就这么硬,都清楚地明白这是自我主义了,别个要不要救世主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如果用这一点嘴炮怕也是没有用的……(伯爵:哈哈哈哈强欲的圣人(此处应有雷鸣般的掌声


如果弱者是必须牺牲的,那么文明有什么意义?




而且说白了,到现在为止没人进入过资源富余的社会,因此才会把作恶和争斗丢给争夺资源这个万恶之源,小神父对人类的认识也是这样跑不出局限性,也许让人类不用为生存操心,就不会再斗了。


上次跟朋友讨论的时候他讲:本质上天草这是相信人性本善,他觉得解决了目前最大的问题,人类就一定不会有别的问题了。


然而如果恶才是本性呢,在“作恶的原因”全部解决的情况下,突然暴露出来“不需要原因”也是会掐的呢?


小神父比他自己想的天真,这正好说明了他是真的相信人类的。他心里有光。


他是真的像资料册上说的一样喜欢人类。




也就是说,被相同宗教的人背叛,信众被屠杀,自己被砍手枭首,三战被人狙掉master,ww2,中东六十年,全,都,没,能,让他不再信任人类。


因此说天草四郎的经历决定了他的看法这个真的不对劲。


FA里从没狙过黑方master只从者战,大抵是因为三战艾因子是被人狙掉的吧?圣杯战争是从者之间的问题,不要扯上活人。(对齐格说自己没怨恨,以及提议换地方打,也是这个的体现)这是他的底线。


即使到了FGO,他提到阿贞也是说,不管别人怎么看,在自己看来她是真真正正的圣女。提到自己的时候说的却是“要成为圣人,需要放弃憎恶”“只要这种感情还在,我终身不能算是圣人”。


蛮有趣的是小神父因为太有人性了才会对“文明发展需要牺牲”感到不服,想尽己所能去做点什么,然而却需要靠无视自己种种经历带来的憎恶感才能去做事,放弃恨=不为亲友报仇=放弃爱,进入圣杯的时候他说了两次“不要妨碍我”,一次说给圣杯带来的麻醉式极乐,一次说给幻觉中岛原的地狱场景。


要放弃一个人的本能和感情,去实现因为自己的人性而产生的理想。


那句“一旦放松警惕,我就会产生想立刻刎颈而死的冲动”可以说是这个角色最迷人的地方了。


天草四郎时贞,钢铁意志强迫自己绝对不报社,永远温柔有礼,万事微微一笑绝对不抽这个特性,太迷人了不是嘛。




走程序:我永远喜欢天草四郎时贞.jpg




PS:经四太提醒,少了一点。


他对女帝讲自己想上战场是想知道神怎么裁定自己的行为,如果没死就代表自己的愿望是正确的,“背叛了不能背叛的东西也就算有意义”的那个地方,语气非常温和地讲了一句:


死ぬつもりはありませんよ


进圣杯后的那段心理描写又明确表示了因为背叛自己的恨意简直分分钟想死。


不能死≠不想死


这个人这六十年怎么扛下来的,他的自控能力,不是西斯空寂就能形容的。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