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lua

人止:

画完了之前和老鱼一起脑的人鱼盖勒特AU,P2有一小丢丢的背后注意

想试试黑童话的感觉结果越画越长了😂

人止:

 莎翁十四行诗17

虽然18更格邓一些,还是先画了17

预言家日报和丽塔的书用了素材处理,所以这篇只在网络发表不会收到本里


人止:

《山鲁佐德的咒语》

  爱不是咒语,爱会变质,会迁徙,会被心驱逐,会变成等量的绝望和恨

  但爱不会消失。

  所以咒立停根本没有用!!!

-------------------

当做新刊试阅,刚被PB了重发一次【【【


人止:

肝完了帝都slo10的GGAD无料!【赶的急超潦草😭

假设老格最后活下来的梗,看了娘娘的巧克力蛙工厂于是画了倒霉孩子们和老格!

新年快乐!

邓布利多相关原文整理(1)

轻寒:

打算整理节选一下hp原著,hp系列其他书籍,pottermore和访谈中老邓相关的有意思的原文。


一来温习原著,这么多年很多细节早已忘记。尤其最近同人看多了,原设二设都快分不清,想从头理一遍原文记录一下各种梗。二来HP真的是陪伴自己从童年少年到青年,看了神奇动物之后这种情怀感彻底淹没了我。三来hp七部电影拍得真是一言难尽,好气哦。


1.英文原文来源于pottermore上美国发行版本电子书,最近用来重温的有声书也是Jim Dale演绎的美国版。


2.重点段落会贴上中文版对比,因为手边没有中文版,来源于网络,看译名应该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版本。中文翻译整体不错,但最近对比英文版以后,发现了一少部分错译和很多我个人觉得不太精确的翻译(尤其是在语气方面),希望这篇整理能或多或少让大家领略一下原文的魅力。


3.所有不带引用符号的都是自己的注释,大家自由忽略。


4.特别长。




本次内容全部来自《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Chapter 1)



Nothing like this man had ever been seen on Privet Drive. He was tall, thin, and very old, judging by the silver of his hair and beard, which were both long enough to tuck intohis belt. He was wearing long robes, a purple cloak that swept the ground, and high-heeled,buckled boots. His blue eyes werelight, bright, and sparkling behind half-moon spectacles and his nose was very long and, as though it had been broken at least twice. This man's name was Albus Dumbledore.




他个子瘦高,银发和银须长到都能够塞到腰带里了,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他年纪已经很大了。他穿一件长袍,披一件掩到地的紫色斗篷,登一双带搭扣的高跟靴子。半月形的眼镜后边一对湛蓝湛蓝的明亮眼睛闪闪放光。他的鼻子很长,但是扭歪了,看来至少断过两次。



第一次出场的外貌描写。





"It certainly seems so," said Dumbledore. "We have much to be thankful for. Would you care for a lemon drop?" 


"A what?"


"A lemon drop. They're a kind of Muggle sweet I'm rather fond of."




“我们应该感到欣慰。您来一块柠檬雪糕好吗?”


“一块什么?”


“一块柠檬雪糕。这是麻瓜们的一种甜点。我很喜欢。”



对柠檬雪宝的热爱,英国版本中是Sherbet lemon。中文版这个雪糕的翻译很有歧义。大家搜索一下Lemon drop或者Sherbet lemon的图片就会知道这是那种一颗一颗的糖果。





"You flatter me," said Dumbledore calmly."Voldemort had powers I will never have."


"Only because you're too - well - noble to use them."


"It's lucky it's dark. I haven't blushed so much since Madam Pomfrey told me she liked my new earmuffs."




“您太抬举我了。”邓布利多平静地说,“伏地魔拥有我永远也不会有的功力。”“那是因为您太——哦——太高尚了,不愿意运用它。”


“幸亏这里很黑,庞弗雷夫人说她喜欢我的新耳套以后,我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脸红过呢。”



 耳罩,以及老年人的幽默与可爱。你们想象一下老邓带那种毛茸茸的耳罩。





"It's the best place for him," said Dumbledorefirmly. "His aunt and uncle will beable to explain everything to him when he's older. I've written them a letter."


"A letter?" repeated Professor McGonagall faintly, sitting back down on the wall. "Really,Dumbledore, you think you can explain all this in a letter? These people will never understand him!He'll be famous - a legend - I wouldn't be surprised if today was known as Harry Potter Day in the future - there will be books written about Harry -every child in our world will know his name!"


"Exactly," said Dumbledore, looking very seriously over the top of his half-moon glasses. "It would be enough to turn anyboy's head. Famous before he can walk and talk! Famous for something he won't even remember! Can't you see how much better off he'll be, growing up away from all that until he's ready to take it?"




 “这对他是最合适的地方了。”邓布利多坚定地说,“等他长大一些,他的姨妈姨父会向他说明一切。我给他们写了一封信。


“一封信?”麦格教授有气无力地重复说,又坐回到墙头上。“邓布利多,您当真认为用一封信您就能把一切都解释清楚吗?这些人永远也不会理解他的!他会成名的——一个传奇人物——如果将来有一天把今天定为哈利·波特日,我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会有许多写哈利的书——我们世界里的每一个孩子都会知道他的名字!”

“说得对极了,”邓布利多说,他那半月形眼镜上方的目光显得非常严肃,“这足以使任何一个孩子冲昏头脑。不会走路、不会说话的时候就一举成名!甚至为他根本不记得的事情而成名!让他在远离过去的地方成长,直到他能接受这一切,再让他知道,不是更好吗?”                    

这一段话非常有意思,点出了老邓的智慧,也点出了他和麦格性格本质的不同。寄养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只是写了一封信,麦格教授都意识到了一封信不会起作用,德思礼一家不是合适的收养人。从一开始他就是个特立独行,喜爱用逻辑和分析去思考与解决问题的理性主义者,更喜欢考虑一些大事,容易忽视他人的细微感受和人与人之间那些微妙的情感需求。





"You think it - wise -to trust Hagrid with something as important as this?"


"I would trust Hagrid with my life," said Dumbledore.




“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海格去办——您觉得——明智吗?”


“我可以把我的身家性命托付给他。”邓布利多说。



对海格的信任。





"Is that where -?" whispered Professor McGonagall.


"Yes," said Dumbledore. "He'll have that scar forever."


"Couldn't you do something about it,Dumbledore?"


"Even if I could, I wouldn't. Scars can come in handyI have one myself above my left knee that is a perfect map of the London Underground. Well - give him here, Hagrid -we'd better get this over with.”




“你不能想想办法吗?邓布利多?”


“即使有办法,我也不会去做。伤疤今后可能会有用处。我左边膝盖上就有一个疤,是一幅完整的伦敦地铁图。好了——把他给我吧,海格——咱们最好还是把事情办妥。”



关于左膝伤疤补充一个访谈问答:



Q: How did Dumbledore get his scar in the London Underground?


A:You may find out one day. I am very fond of that scar.


— J.K. Rowling at the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August 2004)



Q: 邓布利多左膝盖的伦敦地下铁伤疤是怎么得来的?


A: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们会了解到。我非常喜爱这道伤疤。


                        ——罗琳于2004年爱丁堡图书节


罗琳告诉我们这是个有故事的伤疤,所以这个左膝伤疤的设定罗琳还打算补完吗?





For a full minute the three of them stood and looked at the little bundle; Hagrid's shoulders shook, Professor McGonagall blinked furiously, and the twinkling light that usually shone from Dumbledore's eyes seemed to have gone out.


"Well," said Dumbledore finally, "that'sthat. We've no business staying here. We may as well go and join thecelebrations."




他们三人站在那里对小小的毯子注视了足有一分钟。海格的肩膀在抖动,麦格教授拼命眨眼,邓布利多一向闪光的眼睛也暗淡无光了。


“好了,”邓布利多终于说,“到此结束了。我们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咱们还是去参加庆祝会吧。”





 (Chapter 4)



One o' the only safe places left was Hogwarts. Reckon Dumbledore's the only one You-Know-Who was afraid of. Didn't dare try takin'the school, not jus' then, anyway.




当时惟一安全的地方就只有霍格沃茨。那个神秘人最害怕的就是邓布利多。横竖不敢动那所学校,至少当时是这样。






Hagrid seized his umbrella and whirled it over his head, "NEVER," he thundered,"INSULT-ALBUS-DUMBLEDORE-IN-FRONT-OF-ME!"




“永远——不准——在——我——面前——侮辱——阿不思——邓布利多!”



 



"Oh, well - I was at Hogwarts meself but I - er - got expelled, ter tell you the truth. In me thirdyear. They snapped me wand in half an'everything. But Dumbledore let me stay on as gamekeeper. Great man, Dumbledore."




“我当时三年级。他们撅断了我的魔杖,其他东西都没收了。可邓布利多让我留下看管狩猎场。他可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



 



“Course,”said Hagrid. " They wanted Dumbledore for Minister, o'course, but he'd never leave Hogwarts, so old Cornelius Fudge gotthe job. Bungler if ever there was one. Sohe pelts Dumbledore with owls every morning, askin' for advice.”




“当然了,”海格说,“他们当然希望邓布利多当他们的部长,可是他决意不离开霍格沃茨。这么一来,老康奈利·福吉就担任了这一职务。他是天下最没头脑的人了,总是砸锅。所以他每天早晨总派许多猫头鹰到邓布利多那里去要邓布利多出点子。”



 海格,一个大写的邓布利多迷弟。


 


(Chapter 6)



Harry unwrapped his Chocolate Frog and picked upthe card. It showed a man's face. Hewore half-moon glasses, had a long, crooked nose, and flowing silver hair,beard, and mustache. Underneath the picture was the name Albus Dumbledore.




哈利打开巧克力蛙,取出画片。画片上是一张男人的脸,戴一副半月形眼镜,长着一个歪扭的长鼻子,银发和胡须披垂着。画片下边的名字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ALBUS DUMBLEDORE


CURRENTLY HEADMASTER OF HOGWARTS


Considered by many the greatest wizard of modern times, Dumbledore is particularly famous for his defeat of the dark wizard Grindelwald in 1945, for the discovery of the twelve uses of dragon's blood,and his work on alchemy with his partner, Nicolas Flamel. Professor Dumbledore enjoys chamber music and tenpin bowling.




 阿不思·邓布利多——现任霍格沃茨校长。被公认为当代最伟大的巫师。邓布利多广为人知的贡献包括:一九四五年击败黑巫师格林德沃,发现龙血的十二种用途,与合作伙伴尼可·勒梅在炼金术方面卓有成效。邓布利多教授爱好室内乐及十柱滚木球戏。



著名的巧克力蛙。




(Chapter7)



Albus Dumbledore had gotten to his feet. He was beaming at the students, his a*rms opened wideas if nothing could have pleased him more than to see them all there.


"Welcome," he said. "Welcome to anew year at Hogwarts! Before we begin our banquet, I would like to say a fewwords. And here they are: Nitwit! Blubber! Oddment! Tweak! Thank you!"


He sat back down. Everybody clapped and cheered. Harry didn't know whether to laugh or not.


"Is he - a bit mad?" he askedPercy uncertainly.


"Mad?" said Percy airily. "He's a genius! Best wizard in the world! But he is a bit mad, yes. Potatoes, Harry?"




阿不思·邓布利多站起来。他笑容满面地看着学生们,向他们伸开双臂,似乎没有什么比看到学生们济济一堂使他更高兴的了。“欢迎啊!”他说,“欢迎大家来霍格沃茨开始新的学年!在宴会开始前,我想讲几句话。那就是:笨蛋!哭鼻子!残渣!拧!谢谢大家!”他重新坐下来。大家鼓掌欢呼。哈利不知道是否该一笑置之。“他是不是——有点疯疯癫癫?”他迟疑地问珀西。“疯疯癫癫?”珀西小声说,“他是一位天才!世界上最优秀的巫师!不过你说得也对,他是有点疯疯癫癫。要不要来点马铃薯,哈利?”



罗琳阿姨从一开始就告诉大家邓布利多有点疯狂有点怪诞。





"First years should note that the forest on the grounds is forbidden to all pupils. And a few of our older students would do well to remember that as well."


Dumbledore's twinkling eyes flashed in the direction of the Weasley twins.




邓布利多闪亮的目光朝韦斯莱孪生兄弟那边扫了一下。



这是第几次描述邓布利多闪亮的目光了,twinkling eyes已是老邓的招牌。


 



And now, before we go to bed, let ussing the school song!" cried Dumbledore. Harry noticed that the otherteachers' smiles had become rather fixed.


Dumbledore gave his wand a little flick, as if he was trying to get a fly off the end,and a long golden ribbon flew out of it, which rose high above the tables and twisted itself, snakelike, into words.


 "Everyone pick their favorite tune," said Dumbledore, "and off we go!"




 “现在,在大家就寝之前,让我们一起来唱校歌!”邓布利多大声说。哈利发现其他老师的笑容似乎都僵住了。


  邓布利多将魔杖轻轻一弹,魔杖中就飘飞出一条长长的金色彩带,在高高的餐桌上空像蛇一样扭动盘绕出一行行文字。


“每人选择自己喜欢的曲调。”邓布利多说,“预备,唱!”



 



Everybody finished the song at different times. At last, only the Weasley twins were leftsinging along to a very slow funeral march. Dumbledore conducted their last few lines with his wand and when they had finished, he was one of those who clapped loudest.


"Ah, music,"he said, wiping his eyes. "A magic beyond all we do here! And now, bedtime. Off you trot!"




大家七零八落地唱完了这首校歌。只有韦斯莱家的孪生兄弟仍随着《葬礼进行曲》徐缓的旋律继续歌唱。邓布利多用魔杖为他们俩指挥了最后几个小节,等他们唱完,他的掌声最响亮。


“音乐啊,”他揩了揩眼睛说,“比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更富魅力!现在是就寝的时间了。大家回宿舍去吧。”



邓布利多对音乐的热爱,以及他那凡人无法理解的幽默感。




(Chapter 12)



Up at the High Table, Dumbledorehad swapped his pointed wizard's hat for a flowered bonnet, and was chucklingmerrily at a joke Professor Flitwick had just read him.


在主宾席上,邓布利多将他尖尖的巫师帽换成了一顶装点着鲜花的女帽,弗立维教授刚给他说了一段笑话,他开心地嗬嗬笑着。



校长对各种服饰的迷之喜爱。





"So," said Dumbledore, slipping off the desk to sit on the floor with Harry, "you, like hundreds before you, have discovered the delights of the Mirror of Erised."


“这么说,”邓布利多说着,从桌子上滑下来,和哈利一起坐到地板上,“你和你之前的千百个人一样,已经发现了厄里斯魔镜的乐趣。”




"I don't need a cloak to become invisible," said Dumbledore gently. "Now, can you think what the Mirror of Erised shows us all?"


 “我可不是非要形衣才能形。”邓布利多温和地说,“那么,你能不能想一想,厄里斯魔镜使我们大家看到了什么呢?”






"Yes and no," said Dumbledore quietly. "It shows us nothing more or less than thedeepest, most desperate desire of our hearts. You, who have never knownyour family, see them standing around you. Ronald Weasley, who has always beenovershadowed by his brothers, sees himself standing alone, the best of all ofthem. However, this mirror will give usneither knowledge nor truth. Men have wasted away before it, entranced by whatthey have seen, or been driven mad, not knowing if what it shows is real or even possible.


"The Mirror will be moved to a new home tomorrow,Harry, and I ask you not to go looking for it again. If you ever do run acrossit, you will now be prepared. It does not do to dwell on dreams and forget to live,remember that. Now, why don't you put thatadmirable cloak back on and get off to bed?"


Harry stood up. 


"Sir - Professor Dumbledore? Can I ask you something?"


"Obviously, you've just done so," Dumbledo resmiled. "You may ask me one more thing, however."


"What do you see when you look in the mirror?"


"I? I see myself holding a pair of thick, woolensocks."


Harry stared.


"One can never have enough socks," saidDumbledore. "Another Christmas has come and gone and I didn't get a singlepair. People will insist on giving me books."


It was only when he was back in bed that it struck Harrythat Dumbledore might not have been quite truthful. But then, he thought, as he shoved Scabbers off his pillow, it had been quite a personal question.




  “也对,也不对,”邓布利多轻轻她说,“它使我看到的只是我内心深最追切、最烈的渴望。你从未见过你的家人,所以就看见他们站在你的周围。罗恩·韦斯莱一直在他的几个哥哥面前相形见绌,所以他看见自己独自站着,是他们中间最出色的。然而,子既不能教,也不能告们实情。人在它面前虚度日,所看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不知道子里的一切是否真,是否可能实现


  “明天镜子就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了,哈利,我请你不要再去找它了。如果你哪天碰巧看见它,你要有心理准备。沉湎于虚幻的梦想,而忘记现实的生活,是毫无益的,千万住。好了;为什么不穿上那件奇妙无比的隐形衣回去睡觉呢?”


  哈利站了起来。


  “先生——邓布利多教授?我可以问你一句话吗?”


  “那还用说,你刚才就这么做了。”邓布利多笑了,“不过,你还可以再问我一个问题。”


  “你照魔镜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我?我看见自己拿着一双厚厚的羊毛袜。”


  哈利睁大了眼睛。


  “袜子永远不够穿,”邓布利多说,“圣诞节来了又去,我一双袜子也没有收到。人们坚持要送书给我。”


   哈利直到回到床上以后,才突然想到布利多也并没有说实话。可是,当他推开枕上的斑斑,又想:那是一个涉及私的问题啊。



(Chapter 13)



"Well done,"said Dumbledore quietly, so that only Harry could hear. "Nice to see you haven't been brooding about that mirror ...been keeping busy ... excellent ..."




“干得好,”邓布利多声音很轻,只有哈利一个人能听见,很高看到你没有整天想着那面魔……生活得很充……太好了……”



  


 厄里斯魔镜相关捅刀片段,邓布利多到底在魔镜里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他对痴迷魔镜的感受那么感同身受?以及日常自恋,高超的隐身能力。  




(Chapter 17)



"I feared I might be too late."


"You nearly were, I couldn't have kept himoff the Stone much longer -"


"Not the Stone, boy, you - the effort involved nearly killed you. For one terrible moment there, I was afraid it had. As for the Stone, it has beendestroyed."




“我还担心已经太晚了。”


“差一点儿就来不及了,我已经支撑不了多久,魔法石很快就要被他抢去了——”


不是魔法石,孩子,我指的是你——你为了保卫魔法石差点儿丢了性命。在那可,怕的一瞬间,我吓坏了,以为你真的死了。至于魔法石嘛,它已经被毁掉了。”






Dumbledore smiled at the look of amazement on Harry's face."To one as young as you, I'm sure it seems incredible, but to Nicolas and Perenelle, it really is like going to bed after a very, very long day. After all, to the well-organized mind,death is but the next great adventure. You know, the Stone was really not such a wonderful thing. As much money and life as you could want! The two things most human beings would choose above all -the trouble is, humans do have a knack for choosing precisely those things that are worst for them."


Harry lay there, lost for words. Dumbledore hummed a little and smiled at the ceiling.


"Sir?" said Harry. "I've been thinking, sir -even if the Stone's gone, Vol-, I mean, You-Know-Who -"


"Call him Voldemort, Harry. Always use the proper name for things. Fear of a name increases fear of the thing itself."




  “我知道,对你这样年纪轻轻的人来说,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对尼可和佩雷纳尔来说,死亡实际上就像是经过漫长的一天之后,终于上床休息了。而且,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死亡不是另一场伟大的冒。你知道,魔法石其实并不是多么美妙的东西。有了它,不论你想拥有多少财富、获得多长寿命,都可以如愿以偿!这两样东西是人类最想要的——问题是,人类偏偏就喜欢选择对他们最没有好处的东西。”


  哈利躺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邓布利多愉快地哼着小曲,笑眯眯地看着天花板。


  ‘先生,”哈利说,“我一直在想……先生——尽管魔法石不在了,伏地……我是说,神秘人——”


“就叫他伏地魔,哈利。事物永使用正确的称呼。一个名称的恐惧,会对这个事物本身的恐惧。



著名的"死亡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以及老邓的金钱观和生命观。是的,老邓认为金钱和永生是对人类来说最糟糕的东西。


 



"The truth." Dumbledore sighed. "It is a beautiful and terrible thing, and should therefore be treated with great caution. However, I shall answer your questions unless I have a very good reason not to, in which case I beg you'll forgive me. I shall not, of course, lie."




 “真相,”邓布利多叹息着说,“是一种美而可怕的西,需要格外慎地待。不过,我会尽量回答你的问题,除非我有充分的理由守口如瓶,那样的话,我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当然不能说谎话骗你。”



这一部分很好的和第六部第七部做了呼应,邓布利多不会骗你,但是也不会告诉你所有的真相。(格林德沃当初对他到底抱有着怎样的感情,在他看来是不是也是一种美丽而可怕的真相?)





And Harry knew it would be no good to argue. "But why couldn't Quirrell touch me?"


"Your mother died to save you. If there is one thing Voldemort cannot understand, it is love. Hedidn't realize that love as powerful as your mother's for you leaves its ownmark.Not a scar, no visible sign... to have been loved so deeply, even though the person who loved us is gone,will give us some protection forever. It is in your very skin. Quirrell, full of hatred, greed, andambition, sharing his soul with Voldemort, could not touch you for this reason.It was agony to touch a person marked by something so good."




”如果伏地魔有什么事情弄不明白,那就是爱。他没有意识到,像你母亲对你那样强烈的爱,是会在你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的。不是伤疤,不是看得见的痕迹……被一个人这样深深地爱过,尽管那个爱我们的人已经死了,也会给我们留下一个永远的护身符。它就藏在你的皮肤里。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奇洛不能碰你。奇洛内心充满仇恨、贪婪和野心,把灵魂出卖给了伏地魔,他碰了一个身上标有这么美好印记的人,是会感到痛苦难忍的。“






"Quirrell said Snape -"


"Professor Snape, Harry."




“奇洛说斯内普他——”


“是斯内普教授,哈利。”






"Ah, now, I'm glad you asked me that. It was one of my more brilliant ideas, and between you and me, that's saying something. You see, only onewho wanted to find the Stone - find it, but not use it - would be able to getit, otherwise they'd just see themselves making gold or drinking Elixir of Life. My brain surprises even me sometimes ... Now, enough questions. I suggest you make a start on thesesweets. Ah! Bettie Bott's Every Flavor Beans! I was unfortunate enough in myyouth to come across a vomit-flavored one, and since then I'm afraid I'verather lost my liking for them - but I think I'll be safe with a nice toffee,don't you?"




 “啊,我很高兴你终于问我这件事了。这是我的锦囊妙计之一,牵涉到你和我之间的默契,这是很了不起的。你知道吗,只有那个希望找到魔法石——找到它,但不利用它——的人,才能够得到它;其他的人呢,就只能在镜子里看到他们在捞金子发财,或者喝长生不老药延长生命。我的脑瓜真是好使,有时候我自己也感到吃惊呢……



校长日常自恋,就是觉得这个翻译太接地气了。





"So the Stone's gone?" said Ron finally. "Flamel's just going to die?"


"That'swhat I said, but Dumbledore thinks that - what was it? - 'to the well-organized mind, death is but the next great adventure.'"


"I always said he was off his rocker," said Ron, looking quite impressed at how crazy his herowas.




“这么说,魔法石没有了?”最后罗恩问道,“勒梅快要死了?”“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邓布利多认为——他说什么来着?‘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我早就说过他有点神经兮兮的。”罗恩说。他心目中的英雄变得这样不可理喻,他感到非常震惊。






"D'you think he meant you to do it?"said Ron. "Sending you your father's cloak and everything?"


"Well,” Hermione exploded,"if he did - I mean to say that's terrible - you could have been killed."


"No, it isn't," said Harry thoughtfully. "He's a funny man,Dumbledore. I think he sort of wanted to give me a chance. I think he knows more or less everything that goes on here, you know. I reckon he had a pretty good idea we were going to try, and instead of stopping us, he just taught usenough to help. I don't think it was an accident he let me find out how the mirror worked. It's almost like he thought I had the right to face Voldemort if I could ..."


"Yeah, Dumbledore's off his rocker, all right," said Ron proudly.




 “你说,邓布利多是不是有意要你这么做的?”罗恩说,“把你父亲的隐形衣送给你,引导你去做那件事?”


 “哎呀,”赫敏忍不住说道,“如果他真是这样——我的意思是——那就太可怕了——你很可能被杀死的。”


“不,不是这样,”哈利若有所思地说,“邓布利多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我认为他大概想给我一个机会。他似乎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我觉得他十分清楚我们打算做什么,他没有阻止我们,反而暗暗地教给我们许多有用的东西。我认为,他让我懂得魔镜的功能绝不是偶然的。他好像认为如果可能的话,我有权面对伏地魔……”


“是啊,这就是邓布利多不同凡响的地方。”罗恩骄傲地说。



关于邓布利多在整个魔法石事件中的态度和所扮演的角色,这一部分很有意思的呼应了第六七部邓布利多的谋划。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候哈利表示自己理解邓布利多的做法,而赫敏觉得这样挺可怕的。第七部的时候哈利为邓布利多的计划而生气,是赫敏保持了冷静,试图分析背后的缘由。





"There are all kinds of courage," said Dumbledore,smiling. "It takes a great deal of bravery to stand up to our enemies, but just as much to stand up to our friends. I therefore award ten points to Mr. Neville Longbottom."




“勇气有许多种类,”邓布利多微笑着,“对付敌人我们需要超人的胆量,而要在朋友面前坚持自己的立场,同样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因此,我要奖励纳威·隆巴顿先生十分。



这个翻译有点温和了,不只是坚持自己的立场,而且是抵抗朋友。邓布利多这辈子用得着他去抵抗的朋友除了格林德沃再没有第二人了吧?




------------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结束-----------




邓布利多的形象在第一部就已经基本确立了,第七部表现出的很多他性格上的所谓反转,其实都是有迹可寻的,罗琳埋伏笔和细节的功力真的是令人感叹。


邓布利多是HP系列我最爱的一个人物,喜爱了十几年。仍然记得第六部混血王子刚面世时为了校长的死哭得不能自已,还专门写了一篇周记,要上缴老师批阅的那种,来控诉斯内普。当然彼时并不知道斯内普会洗白。随着年龄渐长,越来越感受到邓布利多是个多么伟大的人。罗琳挑明他和格林德沃的关系之后,邓布利多的形象更是越来越完整。做这个整理,也有一部分私心想要回头挖掘一下原著关于两人关系的伏笔(都是刀)。



【HP | GGAD】玫瑰色的巢穴

Hilbert space:

原作:HP series


配对:Gellert Grindelwald / Albus Dumbledore




* 晴朗又甜蜜的夏天


* 软糖,粘牙


               


——————


“孩子们,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书房是属于巴希达·巴沙特的,但此刻她正穿着拖鞋待在厨房里。这儿被两个年轻人占据了。


盖勒特坐在书架和写字桌之间的爬梯上,自由自在地晃荡着腿。他偏过头去听女巫从楼下传来的声音,然后冲他的伙伴绽开一个笑容。


“这是她今晚第几次说这句话?”


红色头发的男孩思考了半秒钟。


“三次……或许更多?”


有人正沿着楼梯走上来,他们听到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梅林啊,我是养了两只鹦鹉吗,你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总是要我来分开你们!别这样看着我,盖勒特,你知道的,我已经老到心硬成石头了,做一些不近人情的事也不会感到自责了。”


“那可能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两只鹦鹉,”盖勒特大笑,“巴希达,你的房间是不是有某种魔法?时间过得飞快。”


阿不思这时才注意到已经有多晚,他一下子从桌子后面跳了起来:“我应该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回去的!”


女巫向她的侄孙投去一个不大赞成又无可奈何的微笑。


“真抱歉,巴沙特夫人……”来做客的年轻人脸红了。


“不用替盖勒特道歉,一直是他把你借走用上好久。你会不会希望我给这小子来个全身束缚咒,好让你休息几天?”


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心情似乎很好,没去和女巫争论她是否能咒得到自己,而是冲阿不思挥了挥手:“那么,明天见。”


“晚安,夫人。”


他们一同注视着阿不思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伴随着一个短短的爆裂声。巴希达看着黑暗中的台阶,若有所思。


“我不记得阿不思和别的孩子这么要好过。你们可真投缘,是不是?”


盖勒特对另一个男孩此前缺乏同伴并不意外,他的表情更加快乐了,似乎巴希达刚刚的话给这一天添上了完美的最后一笔。


“那么我会永远爱您的,为了您介绍我们认识。”


巴希达被他逗笑了:“真希望我有理由讨厌你!快去睡觉。”


 


阿不思·邓布利多把魔杖和眼镜搁在床头柜上,他正要睡了。忽然,窗户外面响起了诡异的“砰砰”声音。


他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但当他赤脚冲到窗前弄清楚那是什么后,立刻又笑了。


“一定是你,好吧,盖勒特。”


阿不思用手而不是魔法打开窗户,那只毛茸茸的小猫头鹰立刻钻了进来,像个玩具游走球一样直击他的胸膛。他费了点劲才把这冒失的邮差从睡衣前襟上扯下来。


“让我们看看他急着要说的是什么。”他一边展开纸卷一边冲猫头鹰说。


应该把周围弄得更亮些才方便阅读的,但盖勒特的话一把就将他抓住了。他急切地在字里行间找寻着迸溅的火星,找寻着和盖勒特闪动的眼睛对视的瞬间——


他又从头至尾读了一遍,才去点上灯:他需要写回信,立刻。


笔尖碰到纸面的时候他更确信了这一点。语句像是自己有性命那样自动排列起来,急迫地要挣脱出他的脑袋。墨水在纸上流淌成辽阔的海。


他施了个咒语让字迹迅速干透,再让纸片自己卷紧。小猫头鹰兴高采烈地向他伸出脚爪。


“如果他睡着了,别弄醒他,好吗?”


毛茸茸的小家伙伸开翅膀,窜了出去。阿不思眯起眼睛,看见它以几乎自由下坠的方式掉下窗台,然后转了方向,对准了巴希达·巴沙特的屋子。


他能看见阁楼房间还亮着光,像一枚挨近地面的星辰。


在两座如此靠近的建筑之间飞猫头鹰是愚蠢的,在午夜等待回信更加愚蠢,但阿不思感到自己很乐意做一会儿傻瓜。他在暖夏的午夜里独自坐着,没去关窗户,脑袋昏沉沉的——因为困倦,可能还有些别的东西。他还不清楚。


 


再醒来时阿不思本能地意识到有些不对。


他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窗台上正坐着一个人。而那只猫头鹰站在书桌边缘,它轻微地咔嗒着嘴,黄色眼睛责备地看着他。


“它把你给宠坏了,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坏毛病。”盖勒特向他展示手指上的啄伤。


阿不思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摸索着找自己的魔杖。“我睡着了……”


“我知道,我看着呢。”金色头发的男孩重复了一遍废话。


他给盖勒特受伤的手指念了个愈合咒语。“你到这儿来做什么……你怎么过来的?”如果是幻影移形,他没理由会错过那道爆裂声响。


“爬上来的,”盖勒特轻描淡写道,“因为它一直不带你的信回来,我想不可能是我的句子不够好,那只会是你睡着了。”


“你总是在夜里爬别人的窗台?”


盖勒特无声地笑了,身体明显晃动着,阿不思伸手把他拉进房间。他们的呼吸亲密地靠在一起。


“在德姆斯特朗可没多少机会这么做,城堡外面总是结满了冰。”


“盖勒特,我不得不提醒你,巫师也会死于摔断脖子——”


德国人弯曲着之前受伤的手指,惊喜地看向他:“你在治疗方面也是个天才!那我更不必担心了,就算有坠落事故你也会修好我的。”


“修好你摔坏的地方,不包括脑子。”阿不思回敬道。


“好啦,不用担心。”盖勒特拍了拍他的肩膀,再去找他的手指。阿不思眼睁睁地看着他用嘴唇碰了碰自己的手指关节。


“代表猫头鹰催促你写出长度合适的回信。”


金色头发的年轻人松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神采飞扬地跃上窗台,像鸟儿一样从那儿消失了。空荡荡的窗中显示出完全升上了山头的月亮。


 


阿不思在整个集市最热闹的地方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整整三副纸牌正在盖勒特的手指间跳舞,看上去并不需要魔法,但要那么做会复杂到不可思议。围绕着盖勒特的几乎都是孩子们,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每一张牌忠诚地听凭盖勒特差遣,简直被迷住了。


盖勒特正在不断变换从队列里弹出的牌,表情专心致志。“有谁要猜猜看最终是什么?”


“国王!”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男孩抢先说道。


“王后?”


“骑士?”


纸牌互相挤压着,呈现为不断变化的波浪,那张离开队列的牌一路躲躲闪闪地跳跃,终于停下了。盖勒特抓住它,把牌翻过来。孩子们纷纷围上去想看清楚。他吹了声口哨。


人群后面的阿不思跟着露出了微笑,没想到盖勒特正好也发现了他。


“我猜是巴希达叫你来找我回去。”


他点点头,“我们最好快一点,今天我不能离开家太久。”


盖勒特摸了摸鼻子。“好吧,不过我们不能在这儿幻影移形?这儿到处都有麻瓜。”


他们不得不走回去。


这是一年里最炎热的时候,太阳晒得脸颊发痛,他们甚至没法把魔杖藏在衣袖里。原野上方垛叠着被日光镶过边的云,阿不思走在前面,忍受着太阳和不断扑打到脚踝上的草叶。总是有麻瓜从对面走过来,他们找不到机会偷懒。


“我痛恨《保密法》,”盖勒特的声音像是被烤熟过了头,软绵绵的,“他们要怎么忍受夏天?连风都没有,这太疯狂了。”


“我们就快到山谷了,”阿不思咬着牙,“把你的手给我——”


忽如其来的凉风像水一样泼到他们的身上。草叶快活地摇动着,发出庞大而低沉的沙沙声。盖勒特抓紧了他的手。


“是你做的?”


阿不思摇头。“……是山谷做的。盖勒特?”


盖勒特拽着他跑了起来,风好像使他暂时又活了过来,他露出灿烂的大笑。


“等等!”阿不思想松开他们的手:他们并不在一个节奏上,他快要摔倒了——


他忽然感到从各个方向传来的挤压力,紧接着是一个清脆的爆裂声。


他们出现在家门口的树荫里。阿不思头晕目眩,胸腔沉重:他被盖勒特压住了。刚刚主导了幻影移形的男孩还沉浸在喜悦里,正得意洋洋地看着他。


“你不该那么做,你还不到年龄。”


盖勒特不以为然:“我早就能够做到了。而且,我和你在一起呢,没人会发现。”


“我猜你刚刚一定没确认周围是否有别的人。”


“麻瓜们会觉得是眼花了。”


“以及,你应该先告诉我。如果刚刚我不够专心或是没来及反应,会酿成事故。”


盖勒特一笑:“你丢了身体的某个部分?”


“……没有。”


“那告诉我,诚实地——你喜欢那样吗?”


他看见落在盖勒特脸上的树叶阴影因为风流动起来,像是某种魔法……他忽然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他们互相看着却都没说话,时间长到有点古怪了。


盖勒特忽然伸出沾满凉水的手,贴在他一侧的脸颊上。


“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脸上的刺痛消失了,但这显然不是什么治愈魔法,否则阿不思不会觉得思考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


“……哪儿来的水?”


金色头发的少年朗声大笑:“阿尔!梅林的胡子,太阳毁了你……哪儿来的?哪儿?全优秀先生对无声咒一无所知?清水如泉!




阿不思十八岁生日那天是以埃非亚斯·多吉的来信开始的。


送信者不是多吉的猫头鹰,而是一只小个头的猎鹰,它很可能不经常被派来做这个,降落几乎是一场灾难性事故。多吉给他的包裹完全散了架,东西在房间里落了一地:咖啡糖,杏仁糖,椰枣,一只镶嵌着猫眼石的十字架……


他展开多吉的信,果然,这封信来自距离不列颠很远的地方。



阿不思:


我正在亚丁的克雷特给你写信,这儿的夏天炎热到令人绝望,到处尘土飞扬,好像水还没被创造出来似的。


在奥斯曼时期亚丁曾是最繁华的十三座城市之一,有一支古老的地理学家世系住在这里——这是我在苏伊士时认识的一个希腊男巫告诉我的。我正是因此而来。我们坐了麻瓜的蒸汽轮船穿过红海。亚丁的港湾是火山熔岩流到海里形成的,形状和颜色都令人惊叹。这儿有很多火山岩筑成的贮水池,还有一个很大的猎鹰交易市场,我今天下午买到了亚伯尔,它看上去很想要一场长途飞行——



他放下信纸。那只漂亮的猎鹰正在他的茶杯里喝水。他继续往下读。



——希望他别错过你的生日!我路过麻瓜们的海关大楼时听到几位绅士在讨论“电报局”,据说通过那种方法一天之内就可以把消息从红海湾传递到利物浦,当然,又是富有的先生们才会尝试的选择!发一个字母的钱就足以买数不清的椰枣了!我猜你总是会喜欢甜的东西——



“是谁的信?”


阅读被打断了,他惊讶地看着窗台上的不速之客:“盖尔?”


 盖勒特将双手撑在窗台边缘,动作轻快地滑进房间,阿不思扶了他一把,免得他被地上的东西绊倒。


“千万别吵醒阿不福思,我不太希望今天我们又要互相生气。”


“今天很特别?”盖勒特挨着他在地板上坐下,伸长双腿,“你的生日?”


阿不思不明白为什么盖勒特总是能轻松猜中他没说出口的事情。他的表情有那么明显?


“那就是了。梅林啊,我居然没问过你,巴希达也不告诉我。这下让你之前的朋友们抢先了。”


他微笑地看着与他刚认识不久的、最要好的朋友。“事实上,目前为止只有多吉。暑假里的生日不太会引人注目。”


“我喜欢夏天。如果可以选,我愿意在夏天过生日。好吧,今后我们还有很多次机会。”


“你正在想什么?”阿不思好奇地看着他的眼睛。


“在想要如何表示我是所有人中最重视你的。”盖勒特坦率地回答道,“这一天你打算怎么过?我可以陪你去山谷的另一边——”


 阿不思摇头,“我得待在家里照顾阿利安娜。她需要我。”


“没错,她需要你,但不是非得在家里,”盖勒特纠正道,“把她放在玻璃钟罩下面对她并不公平,那样很难觉得快乐。”


“但没有更保险的办法了。”


盖勒特举起一只手,暂停了这番他们之间已经进行过无数次的讨论:“或许我们明天再聊这个。说说你对生日的打算?”


他闭上眼睛想了想,好笑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冒出什么伟大的点子。“希望阿利安娜一整天都很平静,希望我的晚饭有所进步——”


 “等等,阿尔,”盖勒特忽然打断他,“我有了个主意,你觉得她会喜欢守护神咒吗?”


阿不思愣住了,花了几秒钟才找回声音:“……没有。我们不能在她面前施咒,那对她来说会过于刺激。不过你也许是对的,守护神咒很特殊。”


“你的守护神是什么样子?我猜她会喜欢的。”盖勒特往后挪动了一下,整个人依靠在阿不思的书桌腿上。阿不思把魔杖举高了一点,他看上去有点局促。


“好吧,我要承认这不是我拿手的咒语,有时候它只是些雾气——”


“你也会有不擅长的魔咒,真叫我吃惊,”但德国人的声音显然是愉快而期待的,“我猜它很漂亮。”


“是某种鸟。”阿不思说,闭上眼睛开始想愉快的事情。他的魔杖尖轻轻颤动着,忽然,一个巨大的银白色物体蹦了出来。


盖勒特吃惊地看着那只鸟华美的尾巴。它在狭小的阁楼里围着他们转圈,盖勒特缓慢地摇了摇头,好像无法理解看到的一切。


“不可思议,梅林啊……那是凤凰!”


“我想是的,”阿不思微笑,“它看起来挺喜欢你。”


盖勒特咧嘴笑了:“当然,我正和你在一起呢。”


 阿不思又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血流冲刷着太阳穴附近的血管。万事万物都消失了,他想起那个中午落在脸上的阳光和水。


 “你刚刚把它召唤出来时,在想什么?”


他挫败地看着另一个男孩狡黠的微笑。你知道答案了,你已经知道了。


“永远都不告诉你。”




 ——————


END


强行在这里停下,因为接下来就不全是糖了


似乎把校长写得过于软了,两个人都有点傻乎乎的,all my fault


有用到京提议的守护神梗,感谢她的聪明和慷慨!

格林德沃的人物形象 (1)

一颗柠檬多少坑:

这是一篇七千字的材料综述……


……是一篇更长的文章的第一部分


 


一、《死圣》中的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的故事是贯穿《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后文简称为《死圣》)的一条隐线,虽然不够详尽,却足够清晰。关于他的叙述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八卦记者丽塔·斯基特的报道,主角哈利·波特的见闻以及当事人邓布利多兄弟的回忆。我们可以跟随事情发展顺序来了解整个故事。


 


但在这之前,既然我们要讨论格林德沃,就必须提到邓布利多的早年生活以及格林德沃对他产生的影响。


 


1.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少年时代


 


阿不思·邓布利多出生于沃土原。在他的妹妹阿利安娜被麻瓜攻击而发疯之后,他的父亲珀西瓦尔·邓布利多因报复行为入狱。这位父亲至死也没有说出他袭击麻瓜的理由,因为这会暴露女儿的精神状态,使她失去自由。(在《神奇动物》增添默然者设定后,我们可以推测阿利安娜作为一个可能的默然者,暴露后甚至可能被政府捕杀。)为了躲避熟人的探问,母亲坎德拉带着三个孩子搬到了戈德里克山谷。


事情发生时阿利安娜六岁,二弟阿不福思七岁,阿不思则是十岁。我们知道这个确切的年龄,因为他的好友埃菲亚斯·多吉所写的讣文中提到,一年后,当阿不思进入霍格沃茨读书时,因为他父亲的罪行遭到排斥和疏远(Chapter2,HP7,书名下同)。当然,凭借自己卓越的天才,阿不思克服了种种阻碍,仍然在学校获得了成功。当他毕业时,所携带的头衔是“男生学生会主席、级长、巴纳布斯·芬克利优异施咒手法奖、威森加摩英国青少年代表、开罗国际炼金术大会开拓性贡献金奖”。(C18)


我们可以推测,尽管在学术上获得了成功,阿不思在学校并没有交到多少朋友。他受到了无数表彰,“与当时最著名的魔法界人士通信”,但他入学时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埃菲亚斯(入学时因为得了龙疹而同样受到排挤),也正是那个毕业时打算陪伴他远游欧洲的人。即使对这位忠诚的朋友,阿不思也没有透露任何现实的家庭故事或真实的内心生活。埃菲亚斯说阿不思后来告诉他,“在学校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志向就是教学”(C2)——这当然是谎话,少年邓布利多对自己的人生显然有更大的期许。虽然那些梦想都在他十七岁那年的夏天烟消云散了。


 


不能责怪年少的邓布利多对外人的警惕和封闭。阿利安娜的悲剧改变了整个家庭。坎德拉·邓布利多作为一家之主,对外界保持着冷漠、敌意的态度,拒绝邻居的友善。许多同人作品里描绘的,邓布利多兄妹带着山羊在乡野间漫步的情形是不太可能实现的,这个家庭的气氛要严酷得多。


 



“坎德拉……多次拒绝新邻居的友好表示,很快使自己一家与外界隔绝了。”        


“我带了一批自己做的锅形蛋糕过去欢迎她,她当着我的面关上了门。”巴希达·巴沙特说,“他们搬来的第一年,我只见过两个男孩。要不是冬天里有一次,我在月光下摘悲啼果,看到坎德拉领着阿利安娜走进后花园,我根本不会知道她还有个女儿。她妈妈带她绕草坪走了一圈,一直紧紧抓着,然后就领回屋里去了。”


“巴沙特……第一次来欢迎这家人时,曾被坎德拉拒之门外。但几年之后,这位作家派猫头鹰给在霍格沃茨的阿不思送了封信,表示很欣赏他在《今日变形术》上发表的那篇关于跨物种变形的论文。这初次接触发展成与邓布利多全家的交情。坎德拉去世之前,巴希达是戈德里克山谷惟一能与邓布利多的母亲说上话的人。”(C18)(C11)



 


这是丽塔·斯基特用吐真剂从巴沙特那里骗取的内容,虽然来自八卦记者,但考虑到原作者的写作意图,我们可以认为在基调上是真实可信的。悲剧的阴影持续地笼罩着这个家庭,阿不思在压抑和隔绝的气氛中成长起来,严守着妹妹疯癫和父亲含冤的秘密,无法对最亲近的朋友透露心声,通过学术交流才与住在隔壁的邻居产生友情。我们可以想象,当他从学校毕业,决定和朋友一起远赴欧洲的时候,他内心充满了也许在道德上不算正确、却非常真实的挣脱束缚的期待。


 



“两个年轻人住在伦敦的破釜酒吧,准备第二天动身去希腊,一只猫头鹰带来了邓布利多母亲的死讯。”(C18)



 


结合《神奇动物》的剧情,我们或许更能想象凶猛的魔法从一个孩子身上爆发的情况。坎德拉被失控的女儿杀死了。十七岁的阿不思作为家中最年长的人,中断他的游学计划,折返戈德里克山谷。他对未来曾有过的种种期许全部夭折了,在可见的漫长时光里,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再也走不出这个小山谷,要把时间耗费在照顾一个危险的病人身上。


在国王十字车站,已经死去的阿不思对哈利坦露了他的内心感受。



“当时我怨恨这一切,哈利。”(C35)



这并不代表他不爱他的家人。在我们观察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人生经历时,无法忽视的一点就是他是个天才。虽然这样说会显得不太公平,但是要求一个知道自己能在世界上大有所为的人困守在一个小村庄,恐怕比如是要求一个庸常之辈要艰难得多。阿不思深知自己出类拔萃。当他在学校时,他家中的秘密已经阻碍他获得真正的朋友。而他十七岁那年,这个被苦难诅咒的残破家庭再次成为了他与广大世界之间仅有的也是不可逾越的阻碍。


 


在阿不思·邓布利多自己眼中,他是个怯懦、贪婪、自私的人,活在忏悔和自我惩戒之中,终身咀嚼着年少时酿造的苦果。但从我们所知的他年少时的记录看,面对发生在身上的悲剧,他已经足够地坚强和真诚。


 



“阿不思从不否认他的父亲(已经死在了阿兹卡班)所犯下的罪行,相反,当我鼓起勇气去问他时,他断然告诉我他明白他的父亲是有罪的。”


“……有一些人是在赞扬他父亲的行为的,并猜想阿不思也是一个讨厌麻瓜的人,他们实在是大错特错了——了解阿不思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证明,他从来都没有表现过反对麻瓜的倾向。”(C2)


“我对他说,我愿意照顾妹妹,我不在乎上学的事,我可以待在家里自学。他却说我必须完成学业,由他来接替我母亲。这对于精英先生来说是有点失落的。照顾一个半疯的妹妹,每隔一天就要阻止她把房子炸飞,这可没人给他发奖。不过最初几个星期他做得挺好……” (C28)



命运的不公没有使他爆发出对一个陌生群体的仇恨,也没有使他抛弃对家庭的责任。阿不思·邓布利多从始至终都是一个正直而忠诚的人。



“……直到他来了”(C28)



同样在这一年的夏天,十六岁的盖勒特·格林德沃来到了戈德里克山谷。他选择这里并非偶然,当时他已经得知并且向往着死亡圣器的力量,他的目的明确:他是为了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的坟墓才到戈德里克山谷去的。他想调查死圣三兄弟中第三个兄弟死去的地方。(C35)


格林德沃和死亡圣器,奏响了邓布利多十七年生命中一连串悲剧的最高音。尽管在相遇的最初,他是把他当做来自命运的第一个恩赐的。


 


2.在戈德里克山谷



“格林德沃就读于德姆斯特朗,一所当时就不幸以宽容黑魔法而闻名的学校,他像邓布利多一样表现出早熟的才华。盖勒特·格林德沃没有把他的才能引向获奖,而是投入了其他追求。格林德沃十六岁时,就连德姆斯特朗也感到无法再对他的邪门试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被学校开除了。”(C18)



虽然丽塔·斯基特的报道以添油加醋、恶意中伤闻名,但这一部分内容应该是无误的。格林德沃比邓布利多小一岁,当他因恶意伤人的黑魔法实验被学校开除并来到戈德里克山谷时,邓布利多正在家中。格林德沃的姑婆、同时也是邓布利多家少数朋友之一的巴沙特给两位年轻人做了介绍。两位同样孤独而受到世界捶打的少年天才“就像火和锅一样投缘”。他们白天形影不离,晚上还继续用猫头鹰通信。尽管他们交流的信息比之同龄人要更雄心勃勃,也更危险得多了。


从我们观察到的迹象看,格林德沃虽然年纪比邓布利多小,思维却比后者更加尖锐而成熟。或者说,他的眼光放在与邓布利多完全不同的方面。当邓布利多成为优等生、与魔法大师交流学术,并在山谷里哀叹虚耗的光阴的时候,格林德沃已经形成了自己明确而有攻击性的政治观点。他看到了当时巫师与非魔法人士之间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梦想成为一位革命领袖,以压倒性的力量去征服对手。可以想见,以他的年纪,想要在周围中找到交流的对象是很困难的。邓布利多恐怕是他的第一个倾听者,第一个在能力上获得他认可的同龄人。这对少年格林德沃也具有非凡的意义。他不仅向邓布利多吐露了他的理想,还与他分享了实现的路径——他告诉了邓布利多死亡圣器的秘密。


 


死亡圣器是贯穿《死圣》的重要内容,决定了伏地魔与哈利之间决战的胜负。完整意义上的死亡圣器由三件强大的魔法物品构成:战无不胜的接骨木魔杖,可以把死人的幽灵带回人间的复活石,以及可以不受限制地隐藏主人的隐形衣。传说同时拥有这三件圣器的人就可以征服死亡。这三件魔法道具由三位强大的魔法师兄弟制成,在他们去世之后流散在世间。在英国,三兄弟的故事早已成为了一个不受重视的童话。格林德沃相信圣器是真实存在的,他试图说服邓布利多协助他寻找并共同拥有这些圣器。


 


与许多同人作品描述的不同,根据《死圣》的说法,死亡圣器那由隐形衣、复活石、魔杖构成的三角符号并不是格林德沃一个出名的标志。当哈利向博学多闻的赫敏提到这个标志时,赫敏表示她从未在介绍格林德沃的资料中看到它。当它作为邓布利多的遗物出现在书籍扉页时,作为傲罗和黑魔法识别专家的斯克林杰部长也没有认出它。我们从来自德姆斯特朗的维克多·布鲁姆那里知道,少年格林德沃曾经把圣器符号刻在德姆斯特朗的墙壁上。在他失势以后,一些学生认为这个标志和格林德沃有关,佩戴它去吓唬别人。死圣标志由此和格林德沃产生重叠。卢娜的父亲曾因佩戴死圣的标志被误认为格林德沃的信徒,双方都不明白对方的逻辑。可见,不论是格林德沃的反对者还是民间传说的研究者,都很少把它们联系起来。(C8)


 


由此可以判断,死圣作为格林德沃标志的泛滥是在他失势之后,且模仿者也不明其意。死亡圣器是格林德沃少年时的梦想,他并没有在日后的征途中广泛地分享和宣扬它。


 


而在当时,格林德沃慷慨分享的这些想法,无论是巫师统治的社会新秩序,还是战胜死亡的强大力量,对于邓布利多来说无疑是有冲击性的。如我们之前提到的,他家庭的悲剧起源于麻瓜的伤害,他心中也许有怨恨,但也从未宣之于口。格林德沃为他打开了新天地,展示了一个可能的美好未来。在那里,他不必为妹妹的境遇负责,在那里,巫师统治一切,在那里,阿不思光彩夺目,大展才华——“你无法想象他的思想是怎么吸引了我,激励了我。”(C35)没有经历过少年邓布利多那样的绝望的人,大概就无法想象他当时的震撼和痴迷。


但当梦想落地到现实时,问题就产生了。格林德沃的政治理想固然是美好的,所带来的灾难也是显而易见的——世界是不会主动向你屈服的,他想要的胜利必然伴随着死亡和鲜血。


格林德沃在十六岁时就有了黑魔法伤人的前科,他的道德观显然并不坚固。但邓布利多并不是一个这样的人。他是听话的孩子,优秀的学生,负责任的哥哥,简言之,他是个世俗意义上的好人。他的内在道德会尖叫着要求他发现这些梦想的危险性,拒绝并远离它们。


但他没有。他太孤独了,不能失去这个朋友。太绝望了,不能失去这个梦想。邓布利多编织出了一整套理论来安慰自己,他告诉自己和格林德沃,征服的过程中当然会有抵抗和牺牲,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邓布利多说服了自己,他要和格林德沃一起踏上改变世界的旅程,去召集自己的追随者,去寻找永远不会输的魔杖、起死回生的石头和隐形衣。这时候一个比未来的死亡现实得多的问题出现了:他还有一个上学的弟弟和半疯的妹妹要照顾,他几乎已经把他们给忘了。


 


我们之前所忽视的那位弟弟,阿不福思·邓布利多,站出来指责哥哥的迷失。格林德沃听了很不高兴。家庭中发生了争吵,争吵演变成决斗。格林德沃失去了控制,再一次用黑魔法攻击了别人——这次是他最好朋友的弟弟。阿利安娜被卷入战斗里,“倒在地上死去了”。


 


    坎德拉·邓布利多的两个儿子在她女儿的棺材边决裂,从此形同陌路。而格林德沃根本没有参加葬礼,他在事发当天就使用门钥匙回欧洲了。


 


3.战争年代


失去他的第一个追随者或许给格林德沃造成了打击,但并没有让他放弃他的计划。他一个人踏上了寻找圣器和统治麻瓜的征途,并且实施得不错。这是资料稀缺的一个时间段,也是《神奇动物在哪里》(后文简称为《神奇动物》)系列将要展开阐述的故事。


尽管如此,我们可以大略勾勒出他的事业轨迹:




在与邓布利多分手后,格林德沃找到了死亡圣器之一的老魔杖的持有人格里戈维奇,偷走了老魔杖。这距他离开戈德里克山谷应当并不久,他还很年轻。



“灯光映照下,这里像是个工作间,木屑和金子在晃动的光圈中闪烁,窗台上栖着一个金发少年,姿态像一只大鸟。在灯笼的光晕照到他的一刹那,哈利看到那张英俊的脸上充满喜悦,然后那不速之客用魔杖射出一个昏迷咒,飞身跃出窗外,留下一串朗朗的笑声。”(C24)



“神采飞扬的金发小偷,栖在格里戈维奇窗台上的少年”。这是哈利通过格里戈维奇的记忆留下的印象,也是整个哈利波特系列中对少年格林德沃仅有的一组详细的外貌描写。


在获得这一强大的武器后,他为自己召集了支持者和军队。格林德沃成为有史以来最危险的黑巫师之一。他不惮于杀人,也毫不留情地镇压反对者。邓布利多提出的“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是他的口号,成为了他为后来所有暴行辩护的理由。他把这句格言刻在关押反对者的监狱“纽蒙迦德”的大门上。


 


值得注意的是,与后来的黑巫师伏地魔不同,格林德沃对于永生不死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伏地魔如此畏惧死亡,以至于把灵魂分割成小块寄存起来。死亡圣器的故事暗示着三件圣器的拥有者可以征服死亡,但格林德沃对复活石和隐形衣兴趣都有限。邓布利多的回忆里指出,格林德沃或许想用复活石制造阴石大军,而隐形衣,他们很少提到它。


就我们所知的材料看,隐形衣一直被保存在佩弗利尔的后裔波特家族,直到邓布利多转交给哈利·波特。而复活石一直被保存在冈特家族,直到少年伏地魔杀死自己的舅舅把它纳为己有。格林德沃似乎满足于威力强大的老魔杖,没有执着于剩余的圣器。


 


在格林德沃的恐怖势力蓬勃发展的时候,阿不思·邓布利多正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担任变形术教授。两人的相处只有短暂的两个月,但是对邓布利多产生的打击是毁灭和终身的。他辜负了父母的牺牲,导致妹妹的死亡,再也无法修补与弟弟的关系。当他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清醒过来时,因自己曾经赞同和参与构建格林德沃的理论而感到羞愧。他从此宣判自己是一个狂傲、自私、经不起诱惑、不应当接触权力的人。这个曾经向往在外面的世界大放光彩的年轻人决定把自己监禁在一所学校里,他也确实在霍格沃茨担任职务一直到去世。


 


我们不知道格林德沃如何看待他曾经的朋友。在最鼎盛的时候,他的势力也从未涉足英国。人们传说他害怕邓布利多。邓布利多也承认,他知道他们势均力敌,或许自己还略胜一筹。但是发生在戈德里克山谷的悲剧在他心中造成了如此深重的阴影,他不愿意去见格林德沃,不愿意得知混战中到底是谁向妹妹发射了致命的咒语。当舆论要求他去战胜这位黑巫师时,他推迟了数年。最终,他意识到这种拖延是在使更多的人丧命。1945年,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决斗,战胜了他,赢得了他的魔杖。这个事件作为邓布利多最知名的成就之一,被写在了11岁的哈利·波特初入魔法界时在巧克力蛙里吃到的小卡片上。(C35)


 


4.结局


 


战败以后,格林德沃被关进了他自己建造的监狱纽蒙迦德。这无疑是个辛辣的讽刺,但不管格林德沃对此有什么看法,他都没有机会对关心他的读者们表达出来。我们对他晚年生活所知的唯一一个场景来自哈利,他通过伏地魔的头脑看到格林德沃被其杀害。


 



……薄毯子下面瘦弱的身躯动了一下,转过来朝着他,骷髅般的面孔,眼睛睁开了……那个虚弱的人坐了起来,深陷的双眼盯着他,盯着伏地魔,然后笑了,牙齿几乎掉光……


“你来了。我想你会来的……总有一天。但是你此行毫无意义。我没有拥有过它。”


“你撒谎!”


……一个人……苍老,瘦削,但却在轻蔑地笑着。


“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骨瘦如柴的老巫师对他张口大笑,满嘴无牙。


“杀了我吧!”那个老人要求道,“你不会赢的,你不可能赢的!那根魔杖绝不会,永远不会是你的——”


伏地魔的愤怒爆发了,突然一道绿光充满了牢房,老头虚弱的身体从硬板床上被抛向空中,然后落了下来,毫无生气。(C21)



 


看到昔日那位神采飞扬的金发少年变成满口无牙的瘦老头,是挺令人伤感的,但这就是时间和黑魔法的代价。不过这一段内容的重点是,我们发现,在面对后来居上的黑巫师晚辈的威胁的时候,格林德沃不仅嘲笑了他,而且对他说了谎话:他说,他从未拥有过那根威力无比的老魔杖。


在当时,伏地魔正在寻找老魔杖。如果格林德沃曾经是老魔杖的持有人,那么这支凭决斗胜负认主的魔杖只能有一个归宿:曾经在决斗中战胜格林德沃的邓布利多。


在国王十字车站,哈利与邓布利多的灵魂有这样一段对话:


 



最后,哈利说:“格林德沃试图阻止伏地魔追寻那根魔杖。他撒谎了,你知道,谎称他从没得到过它。” 


邓布利多点点头,垂眼望着膝头,泪水仍然在他的弯鼻子上闪闪发亮。 


“听说他晚年独自被关在纽蒙迦德牢房里时流露出了悔恨。我希望这是真的。我希望他能感受到他的所作所为是多么恐怖和可耻。也许,他对伏地魔撒谎就是想弥补……想阻止伏地魔拿到圣器……” 


“……或者不让他闯进你的坟墓?”哈利插言道,邓布利多擦了擦眼睛。 (C35)



 


或许这位黑巫师终于在漫长的监禁时光里意识到了错误,试图弥补他对世界造成的损失和对少年时的朋友造成的伤害。这可谓是一个圆满而平静的结局。不过《死圣》出版后,作者在采访中给这一对朋友的交往增添了一些令人吃惊的细节,读者得以从完全不同的角度重新审视这个故事及其下蕴藏的暗流。






——TBC——


下一部分:罗琳访谈中的格林德沃

关于随缘·【如何让随缘不那么随缘一点攻略】

脑洞君biu的一下就来了:

这篇东西,叫攻略真是不好意思啊


但是这两天看到很多小伙伴的评论都是【随缘已经断线太久了连不上心塞】


【真的上不去】


【已经放弃了。】


但是讲真,文的话随缘还是欧美同人的大本营的,讲真,随缘打不开的时候我都没心情写文的【。【所以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我消失了好几个月!因为随缘也随缘了好几个月根本打不开!才不是因为我懒!不是!


我就来说说我是怎么上随缘的……【是没什么技术含量但真的……十次里面只有一次可能打不开……所以说没什么技术含量可是还真的蛮有用的啊!


首先!你需要下载一个百度浏览器[直接百度即可,去官网下载一个就好。


下载下来安装好,打开。然后。
点进图中红框标记的应用中心。搜索【西(防屏蔽)便(防屏蔽)】这个插件。






然后会出来,点击安装就好,图中因为我已经安装了,所以就没有安装选项了。


安装好之后他应该会自动弹出应用设置,也就是【按需上网列表】


那个列表里有很多网站,你可以自己添加一个随缘。


随缘网址【http://www.movietvslash.com/】


然后,重启浏览器,你会看到任务栏那多出了一个门的图标,当你打开按需上网列表里的网址时,那个图标是打开的状态。


就是这样。





这样打开随缘基本都能ok,除非某天随缘自己网站原因需要调试会打不开以外基本无问题。反正我那个浏览器里就只有随缘一个书签,专门用来打开随缘。大家也可以这样做,继续用自己熟悉的浏览器上微博淘宝之类的。用百度浏览器来专门开随缘。


真的是一篇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攻略【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