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lua

我的队长是企鹅

图个叶子啊啊啊!!:

*粮食向


*可亲可敬的脑洞提供者 @鹤甜甜圈 ,建议配合【戳这里】漫画食用风味更佳


*我有病,打我并不能治好










我叫于念。


我发现这一件事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不对劲。


没错,轮回的队长周泽楷,是一只企鹅。


这太奇怪了!


一只企鹅!居然是队长!


而所有人都没有觉得不对!这不可怕吗?


更可怕的是我居然还在这个队伍里!!!


我以为轮回只是卖个萌而已,拿个企鹅充当吉祥物啥的以保持队长的神秘与招揽所有无知好奇群众的目光,毕竟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企鹅怎么能打荣耀?还当上了队长???


BUT!


当我加入轮回的时候,我就发现我错的离谱。轮回的队长周泽楷,真是就是一只企鹅啊我去!!!!






于念心情复杂地看着他的副队长江波涛把周泽楷抱到推车上,更准确的说,是抱到铺满冰块的推车上,然后非常自然地推着小推车走掉了。


“我说,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他忍不住问边上的人——都是俱乐部的新人,他们彼此之间其实并不认识。


“啊?什么?”那个人回问。


“就是那个啊,队长是只企鹅!”于念有些激动,“一只企鹅!站在桌上!打电竞!还特么是个特殊座!还上下分层!就看着他用爪子踩键盘!用翅膀拍鼠标!然而我们这里居然没有一个能打过他!身为人类的尊严呢????啊?!尊严呢??!”


“啧,那个是队长的特殊座,你在想什么啊?”边上的人显然听到的重点并不是于念所关心的。


“啊,这位小同学,你好像有点情绪,不要激动,来来来,我们谈一谈。”


陌生的声音传来,于念回头,辨认出来人是战队选手——方明华。


于念乖乖站起来跟着方明华走出去,心想其中肯定有隐情。这样想着,他给刚刚那人抛了一记眼刀,就这装作听不懂重点的样子,还怎么发挥队友爱啊?




方明华带着于念去了休息室,这是战队选手的休息室,对于刚刚加入轮回的于念来说,简直就是自带闪闪发光效果的房间!


装潢很壕,壁纸很新,沙发很软,温度很低……


温度很低?


于念茫然地看着那块铺着冰的区域,求助似的看向方明华。方明华察觉到了他的眼神,站起来给他倒了杯咖啡,好在咖啡的滚烫驱走了些寒意,于念小口小口喝着,眼神不住乱飘。


“差点忘了你还不习惯,没事儿多冻冻,说不定以后会经历的。”


于念惊恐地看着方明华,什么经历?他一点也不想要这种经历!




方明华无视掉他恐惧的小眼神,自顾自地回忆起了往昔。


“当年我看到小周的时候,就觉得他很有前途,那小胳膊小腿,蹬人的时候可有力了!”


明华大哥????于念捧着咖啡杯目瞪口呆。




“虽然吧,还很稚嫩,毛都没长齐,灰不溜秋的,可看着倒蛮乖。”


你刚刚说了长毛和灰不溜秋了对吧?




“熟起来就能发现小周是个挺有趣的家伙,虽然不怎么爱说话。”


企鹅能说话才奇怪吧喂!




“他真的非常努力,明明是个怕热的要死的家伙,明明没有冰块就会很难受,但是为了荣耀,他可以承受本不应该承受的温度。”


对对对,因为是企鹅。




方明华带着一抹迷之微笑感慨着,“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真的有命运这种东西。我在水族馆遇到小周的时候……”




“方哥。”于念打断了方明华的话,“为什么要让一只企鹅当队长?这太奇怪了!”


“因为他够强。”方明华没有任何犹豫,“最起码,在轮回没人能比他强。”


“可是他是企鹅啊!没人会觉得别扭吗?没人会质疑吗?”于念简直无法理解,好端端的企鹅怎么可能会操作电脑?还打荣耀?还成为职业选手?如果不是人为训练,就是置入了什么芯片。然而不管是哪一项,都是违反动物保护法的!




“有啊。”方明华的语气非常风轻云淡。“从一开始,大家对他的质疑就没有少过啊。”


“那还……”


“可你是轮回的一员,连你也在质疑你的队长,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




于念闭上眼,轻叹了一口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就算再厉害,企鹅毕竟是企鹅……”他对自己居然在解释这种事情而感到沮丧,“这太荒唐了。”




“你想跟小周pk吗?”方明华问。


“嗯。”于念抬头:“既然是我的队长,那至少也要让我心服口服。”


“刚刚还没服气吗?”


“……任谁看到自己的对手是企鹅都要慌的吧!!!”


“呵。”方明华笑了声,“相比而言,你在小周手底下坚持的时间算是长的了。”


“方哥你……有在看?”


“毕竟是期待值很高的新人入队指导嘛。”


“是……吗,是这样啊。”


也不知道方明华是怎么和他们讲的。于念看着眼前这个身高到自己腰部以上位置的帝企鹅,在心中捧着脸尖叫。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可是果然还是好帅气啊,明明只是个企鹅!毛色好漂亮,黑白分明的简直就像穿着礼服,还是自带闪光效果的!跳脱的橙色是喙上的鲜艳。是谁的主意??而且为什么这家伙还戴着小礼帽和领结???




可恶,光是打个照面就感觉输了……于念一脸超脱。


轮回的企鹅队长周泽楷一歪头:“啊!”




“呃,队长是在问你现在可以开始了吗?”副队长江波涛微笑着说。


于念抽搐了下嘴角,这都能听懂吗?




结果丝毫没有悬念。于念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的屏幕,根本不能相信自己会被完爆在一只企鹅的手里。




“啊!”周泽楷叫了一声。于是江波涛拍了拍于念的肩膀:“队长说你打的还可以。”




什么还可以???安慰人也别这么敷衍吧!于念腹诽,暗自翻了个白眼。




“你也别太沮丧了。这是人之常情。”方明华说。


“我明白了。”于念耸了耸肩,“技不如人,甘拜下风。队长很厉害。”


“啊!”周泽楷灵活地跳下特制的座椅,晃晃悠悠踱到于念身边,用自己的翅膀拍了拍于念的大腿。




于念盯了周泽楷一分钟之久,最终还是克制不住,一把搂了上去。周泽楷显然对此非常有经验,敏捷地一闪,于念就扑了个空。




“啊。”周泽楷留给于念一个背影,晃晃悠悠走向江波涛。接着于念就看着江波涛无比习惯地把周泽楷抱上小推车,更准确的说,是抱到铺满冰块的小推车上,干脆利落地走了。


看到他们离开,于念转向了方明华,“方哥,我有点事想问你。”于念说。






“最开始他出道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在紧张,没有想到他的发挥这么稳定,后来小江来了,我才知道小周那个时候只是因为比赛结束后会被塞上台宣传而不安,可是他还是尽自己的可能去做的更好一些,因为他是我们的队长。”


周泽楷在水族馆的时候就是常常被人瞩目的明星,可是他却一直无法能够将自己的行为表现的足够自然,饶是如此,游客们依旧非常买账。周泽楷也困惑过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人潮会因为他的转头或是走步而发出阵阵尖叫与欢呼,明明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这样的殊荣不由得让他有些惶恐,虽然饲养员告诉他只要负责卖萌就够了,但是周泽楷无法说服自己能够就这样继续心安理得。直到方明华给了他这个接触到荣耀的机会。




“江副好厉害啊,是不是只有他能听懂队长在说什么啊?”


“也不算吧,跟小周待一起久了也多少会明白点,主要是小江他读书的时候就是修的这个专业。”


“这还有专业?”


“特种动物的饲养。”方明华看到于念惊恐的眼神,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摸头,“开玩笑的。”


“哦……哦。”于念恍恍惚惚,“那……队长一直都这么厉害啊?”


“也没有啊,新人墙撞得比谁都惨。”


“会有新人墙吗???”


“为什么不会有啊?小周又不是万能的。”


可他连人都不算啊……于念默默咽下这句话。


“磨合期的时候简直糊了我们一脸一脸的毛啊哈哈哈哈”


于念听着方明华讲述着关于他们的企鹅队长周泽楷的趣事,不由得想起了决心走上电竞这条路之时,自己父亲的话:“你既然做好决定了,就不要轻易反悔,这是一条简单到残忍的路,无数人争先恐后挤着上前,然后被推搡而摔下。真正能够行走在上面的人,无一不是靠着自身的实力踩着其他人而成功的。而成功的背后,势必由失败堆砌。”




他现在才真正领悟到父亲话的含义,在这条荣耀之路上,通过的只有王者。只要够强,企鹅也能当队长。赢了可以拥有一切,而输了便什么都不是,要做的就是好好对待每一场胜负,然后赢下。




虽然在某些方面我可能的确比一同进入轮回的种子们要强一些,但是我还没有自负到觉得自己了不起。在轮回要拼尽全力,因为周围的所有人都在努力,包括战队的选手在内,都丝毫没有松懈。原地踏步即是后退,我渐渐意识到,虽然是一只企鹅,但是周泽楷身上的闪光点实在太多,而我要向他学的也实在太多。有的时候我甚至会忘记他其实是一只企鹅,我想大概所有人都是如此,所以才并不为此感到疑惑。




“轮回,就拜托你了。”张益玮在一时静默下站起身拍了拍周泽楷的头。身为一个职业选手,操纵着神级账号卡一枪穿云,竟然会在操纵着普通账号卡的企鹅手下输的这样彻底。


这的确是只承认强者的运动,关于其他的,一概不考虑。


老板点了点头,经理拿出了合约:“那么,我代表轮回,真诚地欢迎你的加入。”


周泽楷在抬脚让方明华扑上印泥,然后坚定不移地在合约上踩了下去。






此时此刻于念有些惆怅,就算是陪周泽楷作秀也好,起码能让自己的队长出出风头嘛,为什么孙翔和韩文清的这场比赛,完全盖过了他们的锋芒?


“别气啦,接下来是队长的采访啊!”有人推推他。


“知道了。”于念摸摸鼻子,屁颠屁颠跑着跟过去看。




采访周泽楷势必动静不小。


因为周泽楷只有在最自然的状态下才能给点面子接受采访,所以要调动水族馆的企鹅区。


“您目前可是正直当打之年的中生代选手,面对本次新秀挑战赛上,新秀的这种张扬锐气,是否觉得是对老将的一种不尊重呢?”记者隔着玻璃通过传声采访道。




沉默。




在长达数十秒的沉默过后,周泽楷原地踏了一步:“啊啊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记者翻动着轮回发放的采访小册子:“嗯……原地踏步叫三声……周队的意思是,还好吧。”




“唐昊打败了林敬言,您觉得他是不是可以称得上是联盟第一流氓选手?”


“啊啊啊啊啊!”周泽楷说。




“唔……跳一下,走两步,叫五声,‘大家都很出色’……”


“大家是指谁?”


“啊!”


“嗯…挥动一下翅膀叫一声…‘所有人’?”




“那么你觉得你和于念的水平差不多吗?”


冷不丁听到这个问题,于念也懵了,怎么这儿有自己的事啊!??他隔着玻璃看向周泽楷,而周泽楷也看了看他。于念其实不能证明周泽楷看的是自己,但是他希望是如此。




周泽楷扭头摇晃着走向江波涛,边走边啊。


江波涛穿着厚厚的军大衣,在周泽楷身边替他回答:“周队的意思是于念非常努力。”


“努力,也不代表水平就好对不对?”




周泽楷:“啊!”


江波涛:“周队是说尽力就好。”




我后来专门挨个儿去问战队的选手我是不是真的那么差劲,结果令人非常伤心。最有队友爱的杜明前辈送了我一个杯子鼓励,然而吴启前辈说这个意思是我打的太悲剧。吕泊远前辈给我递了一包纸巾让我擦眼泪,天地良心,我是不会需要的!


好吧,那包纸巾后来被江副征用过去擦鼻涕了。


早知道就用了……




孙翔转会过来的时候于念非常兴奋,因为他简直等不及要看孙翔诧异的样子。他不相信像孙翔这么一个傲气的选手会心甘情愿让周泽楷当他的队长,绝对会拿着账号卡嚷嚷着要比一场,气焰绝对会比当初的自己来得更为嚣张。可是现实往往比想象要来的残酷。当周泽楷站在堆满冰块的小车上冲孙翔招手的时候,于念仿佛看见了孙翔的瞳仁里闪过的一丝光亮。随即孙翔扭头问站在边上的江波涛:“就这样让他出来不太好吧?我看着这冰块是不是铺少了?”




于念当即就平地给摔了一下。


这个动静有点大,孙翔显然注意到了。于是当于念抬头的时候,衣领就被孙翔整个揪了起来,虽然顺带着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但是这个姿势实在不好受。孙翔人高腿长,在于念面前就是一庞然大物。然而于念只注意到了孙翔的瞳色浅的在阳光下闪着流光。


“这是你欢迎我的方式吗?”


“不……不是……我是不小心……”于念还没说完孙翔就放开他走了。原因是周泽楷蹦下推车冲孙翔喊了几声啊。




江波涛有些诧异地看着周泽楷,所有人都茫然着。孙翔在周泽楷前面蹲下来,然后周泽楷一跳就跳到了孙翔怀里。孙翔惊恐地看着江波涛,江波涛说:“孙翔,总之请你先把队长搬上去吧。”




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江波涛。毕竟一来周泽楷不轻,二来人体体温对于周泽楷来说也够烫了。


孙翔说:“哦,好啊。”


然后孙翔就把周泽楷抱到小推车上,看上去很熟练地跟着江波涛把车推走了,毕竟孙翔是一个有常识且读过书的人。




后来大家才知道孙翔转会那天嫌热,往衣服上喷瞬间冰点喷雾,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来自周泽楷祖先故乡的气息。




当然啦,孙翔还是和周泽楷p了一把,因为差之毫厘的差距被周泽楷斩于马下,然后遵循方明华的教导成了周泽楷专用的搬运工具——谁让能在身上挂一个装着周泽楷的小冰箱还能健步如飞不受影响的人,只有孙翔一个呢。




方哥说的很对,想要当轮回的战队选手,抗冻能力也是要训练的一项。课程据我了解有如下内容:


1、在训练室放置冰块


2、空调的温度开到最低


3、一周一次冷水澡


4、……


第四点是什么来着,我正蹲着拿自动售货机推出的冰咖啡,就看着翔哥和江副在哪儿吃冰。




“江哥这冰口味不错”,孙翔把自己那盒冰淇淋球端到江波涛面前,安稳坐在挂在孙翔身上的冰箱里头的周泽楷非常满意的啊了一声。江波涛手里还拿着个啃了口的冰棍,“你也喜欢巧克力?小周也很喜欢。”江波涛说着就拿孙翔勺子挖了一勺。


蹲着的于念回想起了食堂每日的冷饮提供,默默地在第四点上补充了一句:“每天吃点冰。”然后划掉,改上“陪队长吃冰。”














fin






ps感谢提供企鹅叫音频的栗子,么么哒



评论

热度(1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