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lua

Fate/Grand Order 天草四郎幕间故事 翻译

Dye_Joshua:

*显示玩家名字的地方写作(主角名)


*【】中内容是在正文上方显示的小字部分




拯救,本来是个傲慢的行为。


但,若不能接受这傲慢,


人就无法带领他人前进。


如果只想拯救个人,那很容易。


只要为他们或是她们费心尽力,就可以了。


但,救济世界


到底又是怎样一回事呢。


我本以为自己很清楚,


但或许其实什么都不懂。


所以,才需要强制的力量。


那残酷而又公平地救济——


世上万物的力量。


我回应召唤的原因,


目的当然是人理修复,


尽管如此,却也在心中的某个地方


寻找着那残酷的力量。


——没错,那就是名为圣杯的残忍救济。




学妹:……呃!




学妹:确认到了敌人的消灭。辛苦了。


罗曼:好,继续前进吧。


    在这种人理被烧却的状态下,绝不能放过任何特异点发生,哪怕是微不足道的。


    虽然很不好意思在这么忙的时候麻烦你们,但毕竟趁着特异点还小的时候消灭掉,效率才是最好的。


学妹:是的,Master和我都明白。


    这次天草桑也来帮助我们,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天草:没事, Servant绝不能贪图享乐。


    我们就应该任意供你们驱使。




学妹:博士,方向对吗?


罗曼:当然,穿过那片森林之后应该会有个洞窟。




主角选项1:快点过去吧!


天草:Master,请冷静一下。要知道欲速则不达。


    耐心等待同样重要。我毕竟也等待过六十年,不会有错。


学妹:……六十年……?




主角选项2:慢慢来吧


天草:你说的很对,Master。着急也不会有好结果。


    更何况这里还是未知的森林。毕竟不知道有什么会出现,应该慎重行事。




罗曼:话说我以前开始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天草君你为什么会用黑键呢?


    你看,你当时居住的时代和土地并不存在这样的东西吧?


主角选项:黑键?


罗曼:那是圣堂教会的概念礼装。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是把圣书的断片作为刀身制作的投掷武器什么的。


    并没有任何记录证明你曾经所属过圣堂教会,这种技术也没有传到当时的日本……。


天草:啊,这很简单。


    这个我曾经在某一次圣杯战争中获得了肉体,也有过所属圣堂教会的经历。


学妹:什。


罗曼:你说什么——!?


学妹:获得肉体……虽然确实有部分Servant曾经因为圣杯拥有过肉体的记录……。


天草:但那和这个世界的记录完全矛盾,恐怕是经过了其他不可能的过程最终发生的事。


    不过作为Servant最有用的,毫无疑问就是这种状态。


    原本我就是个连Ruler都当不成的三流从者。


    努努力或许能当个Caster,这种程度。




主角选项1:要不要让美狄亚桑教教你?


天草:哈哈哈哈哈。不行的我会死。


    神代的魔术师们怎么说呢,会在我们骑着自行车的时候上个摩托飙过去。


    况且相比之下,我更接近魔术使那类。


    就是那种无法将魔术看作魔术,只能将其认识为『有用的东西』的人。


    ……不过,似乎也有其他Servant这样想……。




主角选项2:要不要让爱迪生教教你?


天草:爱迪生吗……。


    ……。……。


    那个,刚刚天赐启示,内容是概念改良后手腕变成了火箭的真·天草四郎爆诞……。




罗曼:那,既然你没有资格作为Ruler召唤出来,那现在的你为什么是Ruler?


天草:啊,这很简单。


    在我得到了肉体的那次圣杯战争中,我的Master超越了规则。


    原本Ruler是为了调停圣杯战争而召唤的第八职阶。


    因此,Ruler的Master是『圣杯』,并且立场必须要中立。


    但我的Master为了赢得圣杯战争的胜利,曾试图召唤Ruler。


    在通常的圣杯战争中,召唤出来的Ruler拥有对所有参加Servant有效的令咒。


    毕竟,令咒强力到甚至可以命令Servant自杀,


    所以他认为只要召唤出了Ruler的Servant作为自己的使魔,那就等同于赢了圣杯战争。


    因此我就通过这种犯规的行为作为Ruler被召唤了出来……本不该如此。


    可能我是因为这件事得到了作为Ruler召唤的资格吧。


    说到底若不是修复人理这种地步的紧急情况,我被召唤的可能性估计也很低……。


博士:原来如此。


    不是因为有资格才被召唤出来,


    而是因为曾有这样召唤的经历才被错认有这个资格吗。


    不论怎样只要存在这样的记录,那就说明已经建立起了召唤的途径。


    第二次召唤应该会很容易。


天草:在我被召唤出来的圣杯战争中,我未能赢得胜利,但因种种巧合我得到了肉体。


    ……看来,现在不是该谈论往事的时候。


罗曼:啊不好,连我都听入迷了!


    所以有敌人来了,注意一下!


学妹:博士你有点慢!




天草:其实,我并没有带来奇迹。


学妹:是,是这样吗?


    说到天草四郎,那在传说上就是带来了奇迹的人物……。


天草:是的。我只是个魔术使。


    虽然这么说,但我基本上是在毫无自觉的状态下使用的,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然而信仰很神奇,死后成为英灵,就可以行使奇迹了。


    这才是我原本的宝具——『右腕·恶逆捕食【Right hand Evil eater】』和『左腕·天惠记基盘【Left hand Xanadu Matrix】。』




主角选项:Immortal Chaos Brigade那种?(风魔小太郎宝具注音)


天草:没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Fou:fou!?


天草:呵呵,我和坂田金时还有风魔小太郎总会有种奇妙的共鸣【Sympathy】。


    虽然也邀请过吕布——




吕布:(吼声)


金时:原来如此,这很Golden啊!


小太郎:金时殿下,吕布殿下怎么说的……?


金时:嗯。


    『非常遗憾。我的宝具名是通过强烈思绪而起的艺术。不准许变更』(句子最后还捏他了一下拉妮)


    他是这么说的!




天草:就这样,未能邀请到吕布。哎呀真是非常遗憾。


博士:哈哈哈,不知不觉间迦勒底里也筑起了我不知道的人际关系啊。


    虽然莫名觉得丝毫不可笑,不过容易合作总归是好事!。


博士:——话说回来。天草四郎居然是魔术使,真令人惊讶啊。


    既然你是魔术使,那就说明你没有正式学习魔术吧?


天草:是的,不过应该就是那种极偶尔出现的天生可以使用魔术的人吧。


    一生下来就可以使用奇迹【魔术】,但没有一个人指出来——。


    所以我就被尊为奇迹。


    也或许,是森宗意轩之类的人限制了这种传闻。


    虽然到了现在,也不再清楚真相如何……。


罗曼:从你魔术的特异性听来,当时的协会肯定也不会无视你的。


天草:这些毕竟是生前发生的事。现在还是致力于拯救这个世界吧。




主角选项:想拯救世界吗?


天草:是的。就算对方是杀父仇人我也一样会拯救他的。


学妹:不愧是圣人……。


天草:不,我不是圣人。毕竟没有被这样认定过。


    我确实在努力做一名圣人。但为此却一定要舍弃一个事物。


    ……那就是憎恶。只要还怀有这样的感情,那么终生都无法成为圣人。


    当然也有像贞德那样,天生的圣人——。


学妹:贞德桑似乎不认为自己是圣人呢。


    偶尔能听到有人拿她开玩笑。


天草:本人的意识和他人的观点是不同的。


    不论当事人怎样说,我也相信贞德是圣人。


    ……虽然她会打从心底嫌我多事吧。


罗曼:这么一说,你和贞德有什么关联吗?


    虽然职阶同样是Ruler,但好像并没有多亲近。


天草:啊,那是因为——


    ……还是保密吧。毕竟关系到双方的理念。


Fou:……fou!?


罗曼:等一下!那个洞窟的特异点正在迅速成型!


    太快了……这是什么!?快点,好像有什么不妙的事在发生!


天草:……!


学妹:这是……!


罗曼:居然是被污染的圣杯!?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小心点,不断渗出的黑泥甚至可以污染Servant!


天草:……唔。


    请冷静一下。只要在它成型之前炸飞掉就可以了。


学妹:虽,虽然是这样的没错……!




主角选项:要怎么做?


天草:那当然是用宝具。虽然要和时间赛跑……。


???(看起来似乎是间桐家的老妖怪):绝不会让你得逞,Ruler……!这个圣杯是属于老夫的……!




主角选项1:人类……!?


罗曼:不,不对!那家伙不是人类!


那是圣杯之泥产生的记录残渣!




主角选项2:滑头鬼……!?


罗曼:不不,不不不。


    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会有日本的妖怪蹦出来啊!


    恐怕那是圣杯之泥产生的记录残渣吧。




罗曼:常见的事……倒也不是,但总之要毫不客气地处置掉!


天草:啊,莫非是当初和我一起在圣杯战争中战斗的人吗。不好意思,记得不是很清楚。


    不过,既然他出来了……。


???:你也……你这家伙也想要吧?这个圣杯只要成型,必然会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


    会成为,与那冬木圣杯有过之无不及的存在——!


天草:……Master,干掉他吧。听他说话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来了……!




学妹:成功击破敌人。确认到其消灭。


罗曼:啊哇哇哇哇……!快点,要比喻的话现在这假圣杯简直就是要马上喷发的火山!


    它会在喷发同时确立作为圣杯的姿态!


天草:我要发动宝具了。请退后。


罗曼:……又有什么从泥里产生了!


天草:没完没了的……!


???(小安):哟,美男子。我这是和你第一次见面吗?是第一次见面吧?


    我是只能从泥中诞生的下水道老鼠。和这种圣人大人完全扯不上关系!


    不过——哈哈啊。我猜你也挺辛苦的。


    能感觉到有和我非—常相近的英灵味道扑鼻而来呢?


    肩上的疲劳甚至堆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咯。虽然劳神这种垫肩根本不能保护你,


    嘛不过也没办法对吧同辈!


    毕竟是这是你自己想操的心!当然没人同情了!


天草:没错。我并不想被人安慰。你看,相比之下我觉得我应该是安慰人的一方。


???:真的假的?不好,这家伙心理素质和我家新人一毛一样啊!


    这叫什么,钢铁的自制心,还是叫行动力?我不擅长这种。我的意思是让人想吐。


    然后?既然我诞生了,说明这里有人想要这圣杯。


    然后那兴趣差得不得了的人到底是谁呢!是你吗?




主角选项:怎么会—


???:果然啊—!哎呀,我也是这么想的!


    也不是那边看起来有饱足感的软肉系Servant。


学妹:软肉!?


???:也就是说——。喂喂,圣人大人啊。


    你不会真打算转行到这边来吧?想要圣杯的人可是天下公认的废物啊?


学妹:咦……。天,天草桑!?


罗曼:哈哈哈哈哈。喂喂,开玩笑的吧。


    天草君—?


天草:……不必担心。我知道该如何对待圣杯。


    这个圣杯,就由我收下有效利用吧。


罗曼:什……你认真的吗!?那可是高浓度的污染物质!


    Ruler的抵抗力也是有限的!


    你会瞬间被污染!


天草:嗯,我知道的。


    但,就算背负起风险——我也无法彻底放弃世界的救济。


    每次一有机会,就总想伸出手去。


???:不不,为了拯救世界而获得毁灭世界的力量什么的,那可是走向破灭的倒计时啊?


    不论是正经人,还是恶徒,都无法利用拯救世界的力量这种东西。


    对吧,Master桑。听了我的话,不觉得有点共鸣吗?




主角选项1:感觉似乎有共鸣


???:对吧—!




主角选项2:我们关系很好吗?


???:哎哟哟。是这样的没错,但你那回答还是让我很受伤啊—!




天草:……正如那泥所说。但,就算这样也无法放弃救济。


    Master,请下判断。


    能不能请你把这个即将成为圣杯的存在交给我?




主角选项1:驳回


天草:……果然,会这样吗。那么非常抱歉……。




主角选项:……对不起


天草:这样,啊。那就没有办法了。




天草:来进行原初的圣杯战争吧。胜者将得到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跟我家新人果然好像啊!


    不择手段这点什么的真的完全一样!


    不过嘛。我家的黑披风在手段方面也会追求美学品味。


    你的一言一行毫无累赘,显得更冷酷。酷到根本说服不了你。


    Master桑。如果打不倒他,他是不会停下来的。


    然后,既然Ruler暴走了,那必须要由Avenger和他一战吧!


    咻,你真的超幸运啊!无比精彩地BINGO了暗黑的稀有Servant体验活动!


    反正我的身体只是一晚消灭的高利贷。既然不论如何都要消失,那更想在繁华之后散尽啊!


    上啦,大将!




天草:……看来,是我输了。


学妹:但是,圣杯……!


罗曼:不好。我马上就让你们离开那里!


    既然没办法破坏掉,那就只能暂时避难……!


天草:不,我来破坏它吧。既然我已经输了,那自然就要和它划清界限。


    ……和你交谈让我受益匪浅,安哥拉曼纽。再见。


小安:是吗?要是有了点发泄的作用,那也算不白遭这种罪。


    烂摊子都交给你了。我基本上特别爱偷懒,别老叫我起来啊—?


天草:启动宝具。『双腕·零次集束【Twin arm Big Crunch】』……!




罗曼:……真是让人冷汗直冒。


天草:一点不错。然而很令人为难的是,我丝毫没有反省。


罗曼:那么……(主角名)。你才是他的Master。


    既然他反叛了自己的Master,那就交给你来处置他吧。


天草:……。……。




主角选项1:先暂缓处分


主角选项2:反省就好


天草:仅此而已吗?


罗曼:哈啊……我就知道会这样。


天草:Master。圣杯……不,圣杯带来的力量正是我的夙愿。


    如果以后又发生一样的情况,我一定还会试图得到圣杯吧。




主角选项: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天草:没,办法……?


    ……那个,如果下次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Master你准备怎么做?


    你会再一次制止我吗?




主角选项:会制止的


天草:……原来如此。我和Master在这件事上,恐怕很难有共同的见解吧。




主角选项:这样就可以


天草:……你说什么?


主角选项:不论几次我都会制止你


天草:只要你还是我的Master,就一定会制止我……吗。不论几次……都会吗。


    真是败给你了。只要我还是Servant,就无法背叛Master。


    我明白了。只要你还是我的Master,我就会一直封上我的梦想。


    即使不能互相理解,也可以并肩战斗。就算总有一天要道别,也可以握住对方的手。


    如果你会一直这样信任我——那么我发誓,我也将一直封住我的愿望。


    ……这些暂且搁在一边,还是希望你能惩罚我一下。


    如果不这样,我实在无法心安。




主角选项:……清扫房间……之类的……?


天草:谢谢你,Master。


    那么,就让我天草四郎时贞,来鼓起干劲清扫房间吧!




po:所以你什么时候来我家我想拯救你啊(哭唧唧

评论

热度(252)

  1. kolluaDye_Joshua 转载了此文字